《在他深情中隕落小說免費閱讀》[在他深情中隕落小說免費閱讀] - 第14章 蘇卿被擄

秦素琴與蘇雪見陸容淵看向蘇卿,眼裡也湧現一抹得意。

陸容淵一定是來找蘇卿算賬的。

蘇卿逃婚,陸家哪真這麼容易放過?

蘇卿也被盯得心裏發毛,就在所有人以為陸容淵要發難時,陸容淵卻收回目光,對蘇德安語氣淡淡地說:「去書房說吧。」

「好,陸大少,這邊請。」蘇德安前面領路。

蘇卿見人上樓去了書房,暗地裡舒了一口氣。

蘇卿覺得,這個陸大少長得雖然丑,還是瘸子,可人還是不錯。

她剛才如此明顯的利用,她不信陸大少沒有看出來。

蘇卿有些惋惜與同情,她聽說陸大少在出事之前,長得很好看,擁有一張連女人都嫉妒的臉。

蘇雪心有不甘,惡狠狠地瞪着蘇卿:「你別以為能攪黃兩家的婚事,蘇家公司資金緊缺,沒有付家幫忙,蘇家就等着破產。」

「與我何干?」蘇卿冷笑一聲:「該擔心蘇家會不會破產的是你們,而不是我。」

蘇雪咬牙:「你也是蘇家人,蘇卿,蘇家倒了,對你也沒有好處。」

「蘇家不倒,也對我沒好處。」蘇卿語氣淡淡地懟回去:「對了,我提醒你一句,今天你們母女倆把付太太得罪了,聽說付太太跟楚天逸的母親,也就是你的婆婆交好,你還是擔心擔心你這楚太太的位置,能不能坐穩了。」

「你…」蘇雪氣的臉色鐵青,幾乎抓狂。

秦素琴冷聲道:「蘇卿,你別得意太早了,你別忘了,你生的那個野種可還在我手裡。」

又拿那個孩子來威脅她。

蘇卿眸中光芒一寸寸冷下去。

她不信那個孩子在秦素琴手裡,否則不會只是嘴上說說。

蘇雪譏諷道:「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,做母親的在外生個野種帶回來,你也生個野種…」

「啪!」

蘇雪話沒說完,臉上被扇了一巴掌。

本來臉就腫了,還疼着,蘇卿這一巴掌,無疑就是傷口上撒鹽。

蘇雪疼的跟殺豬一樣慘叫:「蘇卿,你這個瘋子,你敢打我?」

見蘇雪被打,秦素琴那雙眼睛裏都能射出毒針了:「蘇卿,你敢打我女兒。」

秦素琴手揚在空中,卻沒敢落下去,只因蘇卿說了句:「陸大少就在樓上,若是驚動了陸大少,有什麼後果不用我說吧。」

秦素琴愣是沒敢打下去,整張臉氣的一陣青一陣白。

蘇卿冷冷一笑,上前兩步,以只有兩個人聽到的聲音在秦素琴耳邊說道:「我也順便跟爸好好聊聊秦姨每個月為什麼都去一趟南山,去見了什麼人,幹了什麼事。」

見秦素琴眼底划過一抹慌亂,蘇卿冷笑着警告道:「你們最好別再打我的主意,也別拿誰威脅我,否則後果自負。」

秦素琴母女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蘇卿離開。

蘇雪氣得抓狂,眼底划過一抹陰毒:「媽,我要蘇卿不得好死,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你替我教訓她,狠狠教訓她。」

「你放心,媽一定替你出這口惡氣。」秦素琴看着女兒臉都被打腫了,心疼的不行。

蘇卿走後不久,陸容淵也離開了。

蘇德安臉色煞白的坐在椅子里,耳邊還迴響着陸容淵走之前的話。

秦素琴端着一杯茶進去:「老蘇,這是怎麼了?那位陸大少都說什麼了?臉色這麼難看。」

蘇德安回神,擦臉擦額頭的冷汗,問:「蘇卿呢?」

「走了。」秦素琴冷着臉,添油加醋的說:「蘇卿現在翅膀真是硬了,我這個繼母也管不了說不得了,剛才還動手打了小雪一巴掌,臉都腫了,都打出血了。」

以秦素琴對蘇德安的了解,聽到蘇雪被打,肯定會很憤怒,教訓蘇卿。

秦素琴心裏冷笑得意着,等着蘇德安發怒。

可這次蘇德安不僅沒有發怒,還警告道:「以後少去招惹蘇卿,你跟小雪最近收斂點,看看你們母女今天乾的好事,付家的爛攤子,我還不知道怎麼收拾。」

蘇德安不是傻子,他當然知道平日里秦素琴母女刁難蘇卿,只不過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。

秦素琴一愣:「老蘇,你這是怎麼了?小雪被打了,她…」

「她也該吃個教訓了,還有,你以後就當蘇家沒蘇卿這個人就行了。」蘇德安十分不耐煩了。

他得罪不起陸家。

蘇卿的婚事,他沒資格做主。

這就是陸大少走之前留下的原話。

……

離開蘇家的蘇卿,沒走多遠,一輛車子在她身邊停下來。

這正是陸大少的車。

夏冬從車上下來,恭敬地走到蘇卿身邊:「蘇小姐,我們陸大少有請。」

蘇卿看了眼車內坐着的陸大少,那張猙獰恐怖的臉上,根本就看不出喜怒。

想到自己逃婚的事,頓時緊張起來。

蘇卿忐忑的上了車,想到蘇雪被打成豬頭的樣子,她沒敢挨得太近,就只佔了車內一小塊地方,跟陸大少拉開距離。

「你很怕我?」陸容淵淡淡地睨了她一眼,拍了拍身邊的位置:「坐過來。」

蘇卿強扯出一抹笑:「我坐這裡就好了,剛才謝謝陸大少出手幫忙…啊!」

陸容淵一把將人給扯入懷中:「既然要謝,那就拿出點誠意來。」

「什麼?」蘇卿腦袋裡一片空白。

「我陸容淵娶了三任妻子,你是第一個逃婚的,你說這筆賬,怎麼算

猜你喜歡